重庆时时彩奖级
鲁宁监狱跨五省行程两千公里送刑满出狱人员回家
2018年01月12日 17:28 来源:山东监狱

重庆时时彩奖级 www.azrpro.com http://www.azrpro.com/www_jooyoo_net/

  【治本安全看山东】风雪回家路

  鲁宁监狱“三无”(无接见、无汇款、无通讯)服刑人员胡小杰(化名)面临刑满出狱,却因从小流浪,与家人失去联系多年。为妥善安置胡小杰,防止他因无家可归而再次走上犯罪道路,鲁宁监狱不抛弃、不放弃,多方协调司法机关、公安部门为胡小杰找家,并安排专人护送他回家,开启了一段跨越五省、行程近2000公里的回家归途。

  “没有接见,没有汇款,没有通讯,身份不详,年龄不详,家庭住址不详”,这样一份简单到几乎空白的服刑人员信息表放到了鲁宁监狱政委陈进的案头。

  12月初,二监区关于服刑人员胡小杰的汇报引起了政委陈进对这个“三无” 人员的关注。胡小杰因盗窃、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于2012年调入鲁宁监狱服刑。因一贯表现良好,几年来共获减刑两年一个月,应于2018年1月3日刑满释放。然而,胡小杰却是个“三无”人员,与家里失去联系已经二十多年了,不知道家在哪里,也不知道家人的联系方式,出狱后面临无家可归的境地。监区放心不下,政委也放心不下,如果只是简单的释放了事,胡小杰一没有可去之处,二没有身份证,很有可能会因为无法生存而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政委陈进立即将此事向监狱长李景平做了汇报,监狱长李景平指出:向社会输出“合格产品”,将每一名服刑人员改造成守法公民,帮助他们融入社会,是落实治本安全观的根本要求,也是我们监狱机关的职责所在,一定要想方设法帮胡小杰找到家!

  按照要求,监区立即行动,通过档案、原判机关等渠道,多方查找。然而,由于胡小杰从小流浪,且间隔时间太长,其档案信息几乎空白,根本查不到线索,十多天过去了,没有一点眉目,找家行动一度陷入僵局。

监区长谢光伟与胡小杰谈话

  经过商讨,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得从胡小杰身上找突破口。政委陈进和二监区监区长谢光伟分别找胡小杰谈话,详细了解他的身世信息。胡小杰不大爱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沉默寡言,这两天,他正在为出狱以后的事情犯愁,好几天都吃不好睡不着,他没有想到政委陈进为了自己出狱的事情会亲自找他谈话。

  经过一番了解才知道,原来胡小杰5岁被送给养父母收养,两年后因为打坏了邻居家的电表,怕挨骂便从家里跑了出来,开始了流浪生活。一开始是不敢回家,后来是回不去了。为了生计,他捡过垃圾,要过饭,打过黑工,十几岁时两次因为盗窃被判刑,曾羁押在哈尔滨某看守所。后来又流浪至青岛,在青岛再次犯盗窃、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经过回忆,胡小杰隐约记得养父母家是在离哈尔滨三四百公里的地方,父母的名字也都记得,就是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县哪个村。得知这个线索,大家都很高兴,有了方向查起来就方便了!

  狱内侦查科科长李遵国、副科长于法显和二监区教导员戴景立即与公安部门联系,在公安厅协调和地方公安部门的帮助下,经过数次的网上信息筛查和比对,终于确定了胡小杰养父母的户籍所在地。在两省司法厅和当地司法所的协调下,最终与胡小杰的养父母取得了联系。

  1月3日,到了胡小杰出狱的日子。正值数九寒冬,天寒地冻,监区特意给胡小杰置办了棉衣外套等御寒衣物,穿着一身新的胡小杰在两名监区民警的带领下走出了监狱大门。呼吸着狱外自由的空气,胡小杰轻舒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的问题又让他皱起了眉头。由于没有户籍,胡小杰一直没有身份证,晚上去哪儿住?怎么买票坐车?二十多年没与养父母联系的他心里忐忑,养父母还会接受自己吗?胡小杰面临的这些困难,监狱民警们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监狱当即决定派二监区副教导员陆飞和特警队民警马向前护送胡小杰回家!

胡小杰在监区民警的带领下走出监狱大门

  当天天色已晚,陆飞协调派出所出了证明,帮胡小杰安排了住处。在宾馆旁的小饭馆里,陆飞给胡小杰点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和一盘热腾腾的饺子,这出狱后的第一顿饭让胡小杰倍感温暖。

  1月4日,2018年的第一场雪如期而至,天气又冷了几分。监狱长李景平考虑到东北是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特意嘱咐民警们带胡小杰买了加厚的保暖内衣。回到宾馆,当务之急就是与养父母取得联系,获得谅解,让他们能够再次接纳胡小杰。监区长谢光伟接通了视频电话。看到视频中略显苍老略有些陌生的养父,胡小杰竟一时有些语塞。然而,沟通下来的结果是令人欣喜的,养父母不仅原谅了他,还表示欢迎他回家!

胡小杰与养父通话

  听到这个,胡小杰高兴地笑了,旁边的民警们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两位监狱民警将要护送胡小杰踏上跨越五省、行程近2000公里的回家旅程。

  为了让胡小杰早日实现回家的夙愿,监狱长李景平和政委陈进安排陆飞和马向前两名执行护送任务的民警,第一时间订下第二天一早的车票,并安排计划好整个行程,准备送胡小杰回家。

前一天刚下过雪路面冻滑

  1月5日,早上7点,陆飞和马向前带着胡小杰马不停蹄赶往曲阜高铁站,由于前一天刚下了雪,路面冻滑,到了高铁站离发车还有十分钟,三人急急忙忙进去检票,却被安检人员告知雨雪天气G204次高铁延误,只能换乘其他车次。大约等了一个小时,才登上了曲阜东到济南西的高铁。中午时分到达济南西站,又被告知济南西去往哈尔滨东的G1204次高铁晚点50分钟,直到14点50分,才登上了济南西到哈尔滨东的列车。

高铁站过安检

  由于胡小杰没有身份证,为了让他能够顺利乘车,陆飞和马向前提前从铁路派出所开了证明,在铁路部门的协助下,每次通过安检、登车都非常顺利。登上列车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紧时间为胡小杰补票。在G1204次高铁上,听说是监狱民警护送一名“三无”刑释人员去往哈尔滨,列车长很是敬佩,并给胡小杰补了一张票。

民警陆飞请铁路公安帮助协调登车

  一路风雪,造成高铁晚点,三人到达哈尔滨西站已经接近23点了,出了高铁打上出租车去往哈尔滨东站,等安顿下来已是凌晨。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又登上了哈尔滨东去往穆棱方向的K7047火车,陆飞把情况向列车长说明,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列车工作人员都竖起了大拇指,在列车长的帮助下顺利补了车票。

  哈尔滨的清晨格外的冷,冷得有点窒息,连车窗内都结了厚厚一层冰,由于时间早火车上空落落的,更显清冷。胡小杰一路与民警聊了很多,从小时候如何犯错,如何出走,如何流浪,到后来怎么走上犯罪道路,以及在鲁宁监狱改造几年发生的思想变化。

  胡小杰说,我是赶上好时候了,之前在监狱就一直关注着自己的户口和身份证问题,从电视上看到现在超生儿童和黑户都给上户了,我也看到了希望,回去以后就想着把户口落下来,安安稳稳的找份工作。

列车上的最后一次“谈话教育”

  路上他一直在说回到家中,该跟父母说些什么,但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他却沉默了下来,近乡心切情更怯,似乎在思忖着见到父母该如何开口。民警也趁着乘车的机会对胡小杰进行了最后一次“谈话教育”,叮嘱他要珍惜这次来自不易的机会,好好思考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经过30多个小时的艰苦跋涉,1月6日下午3点,胡小杰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在穆棱市司法局局长苑德江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养父母家所在的村子,父母亲友等在村委翘首以盼。见到养父母的那一刻,胡小杰立马红了眼眶。分离了二十几年的亲人曾经远隔千里,就在这一刹那却近在眼前,尽管想了一路,准备了一路,可真正见到父母,胡小杰却不知如何开口,只是将一双颤抖的手紧紧地抓握着。曾经寻找了无数遍的孩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养父母抹着泪,仔细地打量着身边的胡小杰,想要从他身上找到当年那个日思夜想的小男孩的影子。

胡小杰回到阔别已久的家

与父母紧紧拥抱在一起

  就在这时,胡小杰“扑通”一下跪倒在父母亲面前,父母赶忙上前拉住他,母亲再也忍不住了,痛哭了起来,二十多年的想念,就在这一刻迸发出来。此刻的胡小杰也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旁边的一位乡亲对胡小杰说:“这下好了,你父母年纪大了,干活干不动了,你刚好回来了,要挑起家里的大梁啊。”

胡小杰给父母下跪

二十多年的想念化作了两行热泪

与父母一起照张全家福

  将胡小杰顺利送到养父母身边,民警们也圆满完成了任务。当离开的车子开动的时候,胡小杰眼里含着泪水,依依不舍地送出好远,嘴里不停地说,谢谢鲁宁监狱,谢谢领导,谢谢警官!

 

 

依依惜别

  1月7日晚上,已经踏上归途的陆飞和马向前两位民警接到了胡小杰打来的电话,他说父母已经开始帮着打听落户口的事情,妹妹也专门从牡丹江回来一家团圆,有家的感觉真好。

编辑:孙婷婷